headerphoto

伊朗“西扩”以色列或将军事摊牌

2017-11-21 13:14

  对峙继续加剧,不排除以色列在叙利亚对伊朗和目标大动干戈,俄美出面管控战争风险,最终达成而恢复力量再平衡。

  11月16日,以色列总参谋长埃森科特破天荒接受沙特专访称,以色列与沙特共同面临伊朗,以色列准备与沙特交换相关情报并筹建新联盟对抗伊朗。前一日,以长利伯曼声称绝不接受伊朗在叙利亚的军事存在。随着黎巴嫩总理萨阿德最近在沙特宣布辞职风波的扩散,以及也门胡塞武装导弹袭击利雅得国际机场,伊朗的强劲“西扩”正把以阿两大传统对手推向同一战壕,尤其增加了以色列军事摊牌的风险。

  14日,俄罗斯外长拉夫罗夫表示,俄罗斯不能承诺伊朗军力从叙利亚撤出,伊朗的军事存在。利伯曼强硬就是针对拉夫罗夫的此番言论而来,他曾放言称,做好下一场中东战争准备非常重要。随着“伊斯兰国”武装化存在的终结,叙利亚危机焦点已转向进程和安全安排,曾协助大马士革自保的大批伊朗、伊拉克和阿富汗什叶派志愿者武装,及亲伊朗的黎巴嫩民兵何去何从,事关叙利亚与安全重建未来,也关乎地区主要玩家及俄美等大国的核心利益。

  沙特在线日援引埃森科特的话说,以色列无意与在黎巴嫩开战,但已通过各种公开和秘密方式要求和伊朗武装离开叙利亚,绝不允许伊朗在叙利亚建立军事和军火工厂,绝不允许它们在大马士革以西集结。作为首次接受未建交阿拉伯国家专访的以色列最高将领,埃森科特认为,为了对付伊朗扩张,以色列乐意与沙特等温和阿拉伯国家合作,并强调以沙从未刀兵相向。近年以色列频繁在叙利亚发起空袭,意在摧毁伊朗向黎巴嫩输送军火的渠道,并获得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及弹道导弹。

  近两年沙伊交恶,也使沙以两个从不公开来往的地区大国越走越近。1979年伊朗爆发伊斯兰后对外政策大逆转,不仅与美国反目成仇,也与昔日准盟友以沙势同水火。2003年伊朗核危机爆发后,以沙国际社会尤其是美国设除伊朗核能力。据报道,沙特等海湾阿拉伯国家甚至打破禁忌,秘密与以色列磋商对伊朗纵深核目标发动联合,并进行了实战操演。奥巴马默认伊朗“西扩”以换取一纸核协议后,双双的以沙加紧密谋准备抛开美国夹击伊朗。两年前以色列总理某安全顾问亲口告诉笔者,以沙“桌下勾兑”非常频繁。最近坊间传说,沙特实际掌门人王储穆罕默德已秘密访以,而美国总统特朗普的女婿库什纳在沙以间多次穿针引线已非秘密。

  过去六年多,伊朗成功渗透到西亚腹地,打通从波斯湾到地中海的“什叶派走廊”,对以沙构成直接。以色列军事强大因而有能力在叙利亚采取“点穴式”行动,既避免乱麻缠身又防患于未然。沙特忙于传承,困于也门泥潭,更无力与伊朗直接跨波斯湾武装较量,只能采取、外交和经贸等手段发起迂回和“软遏制”,包括动员部分阿拉伯国家与伊朗断交,对选边站的巴勒斯坦哈马斯和卡塔尔进行遏制和孤立,将列为,并通过军售向美国支付高额费并硬化美国相关政策。萨阿德“异国辞职”且滞留不归,堪称沙特制造的一次北向危机。

  近两年中东地缘冲突格局的一大特点是沙伊双雄的道、体制、派和地位之争,随着地区反恐战争走过拐点和各方瓜分相关红利,中东格局又畸变出跨民族、跨、跨邦交关系的两大新“利益轴心”:美国为后盾,以色列+阿拉伯温和国家阵营为一极,俄罗斯为后盾,土耳其+伊朗领导的什叶派之弧为另一极,两大新轴心的战略对抗正在重组地缘马赛克景观,并酝酿着新的战争风云。

  萨阿德奈何不了后台强硬的而在沙特,利雅得机场遭受胡塞弹道导弹袭击,叙利亚战争与和平都有德黑兰的深度参与,这一切表明伊朗庞大的身影正在遮蔽西亚地区而重现历史气象。因此,对峙继续加剧,不排除以色列在叙利亚对伊朗和目标大动干戈,俄美出面管控战争风险,最终达成而恢复力量再平衡。依据两大阵营力量对比和美俄往昔过招规律,伊朗和武装退出叙利亚将是大概率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