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aderphoto

看浙江新闻关注浙江在线微信

2017-10-06 12:18

  今年7月,浙江外事旅游引进全省第一辆无障碍旅游大巴,服务于残疾人士的旅游出行,深获好评。

  核心提示:一个脱胎于部门的老国企,又身处竞争激烈的旅游交通服务领域,浙江外事旅游冲破自身的重重,在行业中创造了一流的业绩。“我们公司比民企还要民企!”浙江外事旅游董事长王渭清说,公司多年的实践证明,国企效益低下绝非与生俱来。不论处在哪个行业,只要市场规律,老牌国企照样能焕发新生机。

  浙江在线日讯(浙江日报记者 刘乐平)11月8日上午9时,浙江省旅游集团旗下的浙江外事旅游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浙江外事旅游)在绵绵细雨中揭牌。从这一天开始,“浙江外事旅游汽车有限公司”的名称宣告成为历史。新股份公司的成立,意味着这家老牌国企的发展又掀开了新的一页。

  浙江外事旅游股份有限公司,在上世纪50年代叫省交际处汽车队,60年代改称省外办汽车服务站,70年代划为省旅游局下属事业单位,至80年代改名为浙江旅游汽车公司,最后到2005年变更为浙江省旅游集团旗下的浙江外事旅游汽车有限公司。过去五年间,该公司创造了资产规模翻两番、利税规模翻四番的佳绩。今年1月至10月,公司净利润同比增长37%。

  王渭清走马上任董事长时的浙江外事汽车公司正处在一段岁月。1993年大学毕业即进入公司担任会计的浙江外事汽车公司总经理韩肖敏回忆当年的情景:整个公司车辆老旧、人员老化、信心缺失、业务困顿……“总之就是,老国企的一些问题,不同程度地存在于彼时的外事汽车公司”。

  这个僵局怎么解?王渭清认为,不论什么类型的企业,人都是最核心、最有活力的资产。盘活这个“僵局”,关键是激活人这个关键棋子。作为脱胎于老国企、劳动密集型的外事汽车公司的当家人,王渭清选择了用身影管理,而不是用声音管理。

  浙江外事旅游党委副董颂明回忆,已经记不清多少个节假日是在车站、码头边度过的了。在杭州这个国内最热门的旅游城市,每逢五一、国庆小长假,西湖游船生意总是异常火爆,游船分公司的职工们无不加班加点,吃饭都无暇顾及。每当这个时候,公司的员工总能看到“一把手”王渭清出现在码头。

  在王渭清的垂范下,只要碰到业务旺季,不论是码头,还是车站,公司从管理层到行政人员都会全员上阵,这已经成为浙江外事旅游的一个优良传统。

  “要求员工做到的,自己首先要做到,管理层要做给一线看”,这是王渭清常常挂在嘴边的话。十余年来,公司发展的每个重要关口面前,王渭清都是挺在一线年,率先引入最高标准旅游大巴引领市场;2008年,奥运服务打响外事品牌; 2009年,抢占先机主导萧山机场空港快客业务;2010年,精心应对上海世博会;2011年,妥善处理出租行业罢运危机;2012年,开辟西湖夜游、拓展汽车租赁市场;2013年,妥善处理突发公共事件;2014年,谋划新的萧山机场市区班线峰会地面交通保障方案……

  这一系列的机遇把握、攻坚克难,让公司发展得以浴火、逐年上新台阶。而公司全体职工也成为发展的获益者。浙江外事旅游连续多年每年上调职工基础工资,员工收入实现每年10%以上的增长,保持了与公司发展的同步增长速度。

  难能可贵的是,浙江外事旅游虽然隶属于传统的交通服务行业,但在人才培育方面却成为浙江省属国资企业中的佼佼者。这些年,公司先后引进了博士、硕士等10余名高素质人才。前些年,为了引进一名博士人才,王渭清曾前后三次赶到千里之外的该博士家中,最终用满满的诚意了对方,加盟管理团队。

  正是在王渭清的带动下,老国企中拖沓散漫的风气彻底改观,风貌焕然一新,公司也先后获得全国旅游车船行业文明服务示范单位、浙江省著名商标、浙江省服务业百强企业等一系列荣誉称号。

  不论是国有企业,抑或民营企业,但凡在行业中活得好的企业,它们对市场的敏锐洞察力和对市场机遇的把握能力并无二致。

  只要有空,每周抽时间去西湖边溜达一圈,王渭清的这个习惯是调到浙江外事旅游后养成的。面对竞争激烈的西湖游船市场,那时的王渭清经常在心底琢磨:比码头资源,浙江外事旅游只有竞争对手的四分之一;比游船数量,更是拿不出手,只有竞争对手的零头。有限的资源,怎么才能创造更大的效益?

  西湖边的游客给了王渭清许多灵感。他发现一个有趣的现象,跟之前十多年相比,西湖边熙熙攘攘的游客群里,举着小红旗的团队游渐渐少了,散客却在逐渐增加。特别是在节假日,一到傍晚时分,西湖景区的道上挤满了拦车的游客。这意味着什么?“散客的需求更加个性化,这一块市场大有文章可做!”

  谋定而后动。探清市场虚实之后,王渭清决定进行一番新的尝试。2012年前后,浙江外事旅游游船分公司首次推出“黄昏游”——当时的西湖游船市场,白天和晚上的夜游之间是一段空白。每天下午四点半以后,当其他游船公司收船之际,浙江外事旅游游船分公司的船工又开始上班了。

  事明,这是一着妙棋,不仅解决了部分游客的交通难题,也为西湖游增添了一种别致的体验产品。此后,在“黄昏游”的基础上,还推出经典夜游等其他创新线。公司有限的运力资源得以最大限度地利用。

  如今,西湖外事游船从单一的旅游团队接待逐步调整为散客接待和团队接待并重,历经三年,散客接待包括西湖夜游人数增长了3倍多,营收同比大幅度增长。

  尤为让人津津乐道的是,浙江外事旅游旗下的游船公司,在运力只有整个市场12%的情况下,接待了市场上25%的客人,创造的利润高达33%。

  当下,游船公司正在谋划更大的发展。韩肖敏向记者透露,接下来,游船公司计划加大对运河、湘湖、千岛湖、下渚湖、东钱湖、舟山、西溪湿地等地的考察调研力度,谋求突破。同时,依托西湖游船资源,积极整合环西湖其他景区门票,推广船票+门票的联票,做大网上门票销售业务。

  王渭清的另一个得意之笔是旅游大巴业务的突围。因为旅游交通服务行业市场竞争日趋激烈,旅游车市场无序竞争,班线业务又受到高铁的严重冲击,企业经营陷入最低谷。许多人都记得,有一年年终,发到每个职工手上的年终仅有178元。全国范围内各省市国企类型的汽车公司或退出或转制,剩余的也是举步维艰。

  再不寻求改变就只有死一条!一线调研之后,王渭清发现了市场的空隙,他决定从别人看不上的地方入手——启动市内班线、厂校班线,进入萧山机场,开通发往全省各地市的班车,以浙江外事旅游的优质服务赢得市场。以机场班线为例,浙江外事旅游入驻机场前,晚上8时,机场的大巴车就已基本停运。乘坐晚班飞机的乘客怎么办?外事旅游果断把发车时间延迟到凌晨1时,机场售票厅关门,就自己卖票,结果意外地发现后半夜生意特别好。

  市场的奇妙之处在于,踏对了节奏就能获得响应。如今,浙江外事旅游的大巴业务,已经从单一的旅游接待,逐步调整到旅游接待、厂校班车、会议用车三足鼎立的局面,此外更是不断拓展节假日长途汽车站站内加班业务和机场班线加班业务,对传统业务形成了较好补充,并且盘活了现有车辆存量。

  浙江外事旅游旗下的汽车修理厂,目前已是杭州一家大型综合性一类维修企业,每年维修的车型达500多种。近两年来,汽车后市场经历着很大变革,小拇指等维修品牌纷纷推出新的连锁经营形态。国营汽修厂怎么谋变?

  资源不足服务补!秉承这一,汽车修理厂在服务客户上下足功夫。杭州电动大巴车和2万辆康迪小型微公交,很多修理厂都嫌维修单价低,而外事旅游修理厂抱着服务客户的心态,成为杭州微公交的维修服务网点;修理厂还在原先钣金、维修、救援的基础上,拓展了美容、快修、快保的业务。让客户体验到一站式保姆式的服务。同时对企业和社区提供上门的检测服务,对车内的油液、、轮胎、刹车片等进行定期检测。

  “作为国营企业,与民营企业相比,其实我们包袱更重,责任更大。尤其是在传统旅游交通行业,要想在市场竞争中胜出,必须把服务好客户放在第一位!” 王渭清说。

  历经五年,浙江外事旅游实现了净利润翻一番,从百万级的利润水平上升到了千万级别的数量级,但也出主营业务的增长潜力已基本到了极限,要想再保持一个快速增长的势头,突破整体业务的瓶颈,亟须寻找新动力。

  对此,公司管理层有着清晰的认识。王渭清坦承,作为一个脱胎于部门的老国有企业,浙江外事旅游有着优良的服务传统,但也不可避免地带有一些安于现状、固步自封、坐等吃饭的旧。比如,对于移动互联网时代下的旅游交通服务行业的新经营模式理解得还不够充分,革新的勇气还有待提高……

  公司总经理韩肖敏表示,公司目前的短板很明显,离信息化还有较大距离。必须大力提升管理人员素质,强化信息化手段,强化流程和制度再造,多动脑筋挖掘现有潜力,努力拓展新的空间,认真思考如何从传统行业“走出来”,又如何“走出去”。

  浙江外事旅游的母公司浙江省旅游集团董事长方敬华表示,浙江外事旅游改制上市是一次势在必行的变革。这是因为,浙江作为旅游大省还没有一家旅游上市企业,冲刺A股上市成为浙江旅游第一股,浙旅集团作为省属国企责无旁贷;再者,这也是浙旅集团转型发展的需要,旅游属于传统产业,一定要与资本接轨,没有上市平台发展会很困难;其三,国有企业最大的是上市,最好的抓手也是上市,这是浙江外事旅游突破发展瓶颈的唯一选择,也是转型升级实现可持续发展的现实需要。

  记者了解到,浙江作为旅游经济大省,目前沪深两市上市的300多家浙江企业中,没有一家专门的旅游类企业。

  瞄准打造浙江旅游“第一股”目标,浙江外事旅游正全力以赴推进公司上市。11月8日,浙江外事旅游股份有限公司正式揭牌。这一轮改制,引入了浙江省国有资本运营有限公司、浙商创投股份有限公司、浙江浙旅投资有限责任公司等战略投资者。

  根据公司的“十三五”规划,顺利登陆国内A股资本市场后,公司财务目标将根据新募集资金投向及收益回报作进一步调整,通过再融资或并购,大力发展和充实旅游交通相关业务,使得浙江外事旅游资产指标、营收指标和利润指标再创新高。

  浙江外事旅游股份有限公司的新目标是,打造“行游融合”复合体验的综合实力最优的泛旅游交通产业集团,成为中国旅游交通服务行业的领跑者。

  最近一段时间以来,无论是地方国有企业还是央企兼并重组均在有条不紊地进行。而自9月13日国企顶层设计方案——《关于深化国有企业的指导意见》出炉以来,目前国企配套文件也已相继出台18个。

  国企呈现“多地开花”之势。近期,上海、广东、山东、贵州等近30个省市均制定了相关方案和计划,内容包括加速重组调结构、清退落后产能、推进资产证券化和股权多元化等方面,地方国企步伐明显加快,红利有望进一步。

  上海是地方国企的“排头兵”。该市国资委相关负责人表示,未来五年的上海国资国企,首先是要着力服务国家战略和城市经济社会发展。上海将全面完成市管企业公司制,加快企业集团整体上市和核心资产上市,确保整体上市企业占竞争类企业总量40%以上。

  广东国企正在加速。该省国资委相关负责人表示,广东的国有企业是与民营企业、外资企业共同竞争发展起来的。要理直气壮做强做优做大国有企业,不断增强活力、影响力、抗风险能力来实现国有资产的保值、增值。

  山东从2013年起,掀开新一轮国企大幕。首先从顶层设计入手,彻底改变监管模式,由“管人管事管资产”向“管资本”转变,先后改建组建13家国有资本投资运营公司,同时下放股东会职权,构建起“国资监管机构——国资投资运营公司——实体企业”三层架构。

  贵州启动新一轮国企。这轮贵州国企最大的亮点,是对各类资本,对国有资本的持股比例不设。

  季晓南(国有重点大型企业监事会):推进供给侧必须深化国企,而国有企业也要服务于和服从于供给侧。这是因为,国有经济在整个国民经济中发挥着十分重要的作用,是实现供给侧的重要力量。两者都强调通过促发展,目标趋向也是一致的。推进供给侧必须大力实施创新发展战略,大力推进“三去一降一补”。

  厉以宁(著名经济学家、大学光华管理学院名誉院长):当前的国有企业,发展混合所有制仍然碰到了问题,我们在调研中发现企业的积极性不高。我们还发现,民营企业的产权搞得很活跃,而且有章法,当前碰到的最难的问题是职业经理人制度。关于这个问题,民营企业和国有企业都在进行试验。但是国有企业的细则还没有出来,只有细则出台了,各项包括职业经理制度才能够真正落地。

  张文魁(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企业研究所副所长):国企能够解决资源的错配问题。现在在一些领域存在着产能过剩,而这有一部分是国企带来的;另外有一些资不抵债,又长期亏损的企业,这些僵尸企业也有很大部分是国企。这个资源错配和市场扭曲,对现在的经济增长产生了严重拖累。

  史晋川(浙江大学文科资深教授):供给侧结构性可以从国企和民企两个方面并行推进,一方面是深化国有企业的,核心是混合所有制,创造国企和民企的双赢;另一方面是放宽民营企业的市场准入,核心是放宽对民企的投资准入,创造公平透明的竞争和更大的发展空间。

  周小全(中州证券总裁):资本市场有助于加快国有企业的市场化进程。资本市场是逐利的,更是高度竞争的,企业的经营绩效、竞争优势从根本上决定了其在资本市场的地位及获取资源的能力。国有企业进入资本市场就必须企业价值最大化的基本原则,不断提升企业的潜在及预期获利能力,在企业价值增长中满足各方主体的利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