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aderphoto

新闻纸大幅提价明年还能看到吗

2017-09-17 03:17

  最近,国内新闻纸生产巨头给各大报业集团发了提价函:即日起,公司生产的新闻纸上调500元一吨。据了解,全国主流新闻纸生产厂家大多宣布提价,而那些非主流的小纸厂,则由于环保部动了真格,纷纷倒闭了。和这个信息相对应的是,苹果公司正式公布了新手机。尤其是IphoneX,采用了更先进的屏幕,无疑会提升人们的手机阅读体验。这为这种正在迅速衰落的形式蒙上了双重阴影。到明年,我们还能看到吗?…[详细]

  对关心的来讲,新闻纸价格上涨和造纸厂倒闭,都是好事,造纸厂的污染,一直是最触目惊心的污染之一。今年席卷全国各地的环保督查,宣告在未来相当长的时间内,改善都比这种落后产能更重要。

  唯一笑不起来的就是从业人员。对来说,纸张成本一直是所有成本中最重要的,其次才是人力成本。以某家为例,业绩最好的时候,一年的人力成本可能有几千万,而纸张则要耗费掉一两个亿。

  据《中国新闻出版广电报》报道,最近一个多月的时间,国内新闻纸的价格,从去年4000元/吨,经过几轮涨价之后,达到现在5500元/吨,上涨幅度为37.5%。《》这样大发行量的,纸张成本要增加2亿元。难怪有报道说,《》和《经济日报》这样的大报,在呼吁保持新闻纸价格的稳定。

  新闻纸大幅提价,无疑让本已处在困境的雪上加霜。在2013年之前,纸媒的收入还处于高点的时候,主流都市报往往会未雨绸缪,多储存一些新闻纸,以便在和造纸厂谈判的时候掌握一些主动权。

  但是,最近3年来,大多数都市报的广告收入都以每年超过30%的幅度加速下滑,早已没有闲钱来储存新闻纸。因此,这次新闻纸的提价,所造成的影响不仅是灾难性的,而且会很快体现出来。或许,在未来的一两个月,就会陷入用纸荒。

  很多都市报都会夸大自己的发行量、收入和影响力,但是,在纸价面前,都会露出真容。观察生态的最佳地点,不在各地的报业大楼,而在印厂。在都市报的黄金时期,印刷厂灯火通明,开动所有机器,也很难准时送往报摊。如今,的印刷厂大部分印刷机都闲置起来,一片冷清。

  和广告收入下滑并行的,是的发行量和版数的萎缩。以成都为例,为了节约纸张成本,《华西都市报》和《成都商报》黄金时期每天都是几十个版,如今每天只有12个。过去,读者经常抱怨广告太多,如今版面上已经难得看见一个广告了。

  新闻纸大幅提价,唯一能做的就是继续减版。已经瘦得不成样子,不能再瘦了。所谓的“最后一根稻草”,就是这个意思。已经没有退,而形势却又如此逼人。

  理论上讲,停掉纸质版不仅是大势所趋,也是一种必然:既然手机上可以看到上的内容,为什么又要印?尤其是在环保压力日益增大的今天,造纸业的整顿、停产,更是。

  去年年底,《京华时报》宣布停掉纸质版;也是在去年,《东方早报》也停掉纸质版,全员转战澎湃新闻。这两家并不是国内都市报中最差的,相反,它们一直位列最好的都市报阵营。和那些等待最后日子来临的相比,这两家都是选择主动作为,破釜沉舟。

  《京华时报》的纸质版停刊后,有一大批员工离开了,但是的微博和微信公号并没有能力养活那些坚守者,不久前,再次传出了微博和公号停更的消息。而澎湃新闻依靠财政支持,虽然勉强跻身于一线APP阵营,但是其盈利能力却依然成疑。

  对来说,纸质版停印,也不是最要命的,最致命的是没钱印,又没有能力依靠新来养活臃肿的团队。在的下滑过程中,那些最先到主动求变的人,往往也是最先离开的,而留下来的采编人员,对纸质版的依赖程度则更大。毫无疑问,对他们来讲,如今同样到了最的时刻。

  最近5年来,新闻业一直在讨论传统的转型问题,但是到如今,似乎仍然没有一条真正可行的道。这两年,确实有不少传统都弄出了“新模式”,自己做APP,刚开始的时候雷声挺大,但往往持续不了多久,就会归于沉寂。

  很有可能,所谓传统的转型,在本质上就是一个伪问题。相比于的沉沦,各大新闻APP的竞争,则陷入了白热化。这多少让人想起上世纪90年代都市报创办伊始,各大城市都市报之间所进行的新闻大战。如今,信息战的战场已经转移到移动端,各大客户端,不仅拼速度、拼流量,也在拼原创、拼公信力。

  这才是最悲哀的,传统还在顾影自怜,时代却已浩浩荡荡向前了。的转型成功与否,似乎也没人关心了。

  人们并没有因为不买而了对世界的好奇心,大家仍然需要新闻,仍然爱看高质量的新闻,只是都要在手机上看而已。连那些为、吵架的朋友,也必须在手机上辩、吵。

  所生产的高质量内容,仍然值钱,这是毋庸置疑的。只是,要在移动端赚钱而已,与纸已经没有什么关系。过去很多年,很多都在抱怨网站免费拿走了它们的内容,如今,内容真的值钱了。企鹅号、头条号、大鱼号、百家号,都有针对内容提供商的补贴。

  内容提供商,可能就是都市报最后的出。难题在于,很多终于明白这一点的时候,能够生产优质内容的记者、编辑也走得差不多了,所有人都在“双向选择”。

  想提供内容,却已心有余而力不足。一个现实是,只有很少的都市报,还拥有真正的内容生产力,相当多的,在各平台的流量收入,都还不如一些个人号。别提养活内容生产团队,可能连一年的聚餐费用都无法支付。

  和相比,同样是用纸大户的出版社,日子就要好过很多。2016年中国图书零售市场总规模为701亿元,较2015年的624亿元同比增长12.30%,延续了2015年的增长势头。尽管也受到电子阅读的冲击,但是图书市场却仍在增长。

  这个数据表明人们阅读的变化。在大量使用手机阅读的时候,人们的深阅读也在增长。从业者可能会羡慕嫉妒,但是图书销售增长恰恰了的尴尬:中国的都市报所提供的内容,比起图书来说算是快餐,但是比起移动互联网来说,又不够丰富、及时、有效。

  在抱怨纸厂涨价的时候,从业者更需要反思的问题可能是:上的内容,真的是有价值的吗?这些内容,可以脱离而存在吗?或许,纸是一个背锅者,无法继续在移动互联网时代提供真正有价值的内容,才是陷入困境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