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aderphoto

在线音乐平台:数字版权之争何解?

2017-10-06 12:16

  基于国内剑网行动的规制和主流数字音乐平台的争取,数字音乐版权归属混乱和侵权频发的难题终于得以扭转,事前获得音乐著作权人的版权许可已经成为各个数字音乐平台运营的必备前提。

  短短不到两年时间,合规数字音乐市场的积极效益即已凸显。在付费用户比例尚少、数字音乐平台尚未完全脱离依靠广告收益的发展模式的情况下,凭着国内巨大的互联网人口红利,中国数字音乐产业展现出了惊人的增幅,数字音乐市场有望成为继网络视频之后文化产业的新增长点。

  但是,高速发展的市场也带来了一些问题,其中,数字音乐平台接受版权专有许可和实施转授权的商业模式引发了诸多争论,甚至部分音乐平台互相起诉,官司不断。到底音乐版权独家好不好?

  数字音乐版权是否独家,本质上是数字音乐版权许可的与之争。在私法“法不即”的原则下,对于著作权人和数字音乐服务商而言是根据市场情势选择的结果。只要不违反法律的强制性或公序良俗,就不存在任何当事人之间缔约的性基础。

  在现行著作权法专有的制度中,涉及录音制品和音乐作品的部分,主要为制作、发行录音制品为目的使用音乐作品,以及播放录音制品两类,但法律之所以上述不适用于任何网络下的使用,原因就在于网络下不存在前网络时代存在的“市场失灵”,无论是来源的确认还是使用频率的调查,在网络时代都能以极低的成本实现,因而无论是人还是使用者,都不会因上述交易成本过高而导致交易失败。

  如果强制性地将数字音乐授权设定为非专有许可,不但会弱化各平台之间的竞争,更会因数字音乐渠道的单一化而损害著作权人的利益。数字音乐的跨平台获取看似增加了数字音乐的受众规模,但对著作权人而言其收益反而减少。

  从著作权人的角度看,既然任何平台都有权取得数字音乐授权,那么就无人为优质和稀缺的内容支付更高的版税,而高标准的使用费,恰恰是专有许可带给著作权人的积极收益。

  从数字音乐平台的角度看,非专有许可带来的内容同质化,将使数字音乐服务提供者发掘上游优质内容的动力,最终影响优秀原创作品的。

  内容来源和渠道之争,本来就是数字音乐市场竞争不可或缺的组成部分,反对专有许可的人所列举的提高音乐人收入和数字音乐平台服务水平两个理由,其实不足以支撑其的跨平台分享的。

  与发达国家相比,我国数字音乐平台在内容的程度上早已走在了世界前列,对于所有网络用户而言,我国数字音乐平台完全称得上是“用户友好型”。同时,发达国家的数字音乐许可也并非如传言中那样对著作权人诸多。

  无论是音乐作品著作权人还是录音制品制作者,都能够根据自己的意志决定授权方式。首先,从音乐作品的许可来看,随着网络技术的发展,大幅降低了人私人授权的成本。美国两个最主要的集体管理组织已允许会员将“易于行使”的网络下音乐作品诸授权撤出集体管理组织,由人自行行使,集体管理组织仅代为管理行使成本高的授权行为。

  其次,从录音制品的许可来看,美国版权相关法律专门针对网络下的各种方式增设了相关,分为交互式和非交互式数字音频播放两种情况,前者需要获得录音制品制作者的直接授权,后者则可以通过许可使用。许可版税由新成立的集体管理组织Sound Exchange收取,且每两年由相关产业主体自行协商确定版税标准。

  “让听歌变得简单”其实是所有数字音乐平台的共同追求,但这种简单并不意味着取消必不可少的交易博弈和市场竞争。不顾人和数字音乐平台利益的强制合并或强制授权,其实是把主体之间的市场博弈行为看作是“市场失序”或“市场乱象”,并将再正常不过的讨价还价看成需要解决的市场失灵,使得排他性所赋予当事人的不缔约的被立法所,既是对私法自治的违反,也将来之不易的数字音乐市场。

  数字音乐平台的与,其实应该如此理解:所谓,乃是对所有网络用户的,亦是互联网商业模式的完美体现;所谓,乃是对其他音乐平台的竞争性,也是者之间正常商业竞争的结果。对于任何领域的互联网平台而言,出于市场竞争的需要,永远是有限的,也永远是必要的。

  1、大众网所有内容的版权均属于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未经大众网的书面许可,任何其他个人或组织均不得以任何形式将大众网的各项资源转载、复制、编辑或发布使用于其他任何场合;不得把其中任何形式的资讯散发给其他方,不可把这些信息在其他的服务器或文档中作镜像复制或保存;不得修改或再使用大众网的任何资源。若有意转载本站信息资料,必需取得大众网书面授权。

  2、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大众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